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4955|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陸離人:中美醫療改革哪家強?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7-10 09:42:5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社會主義醫療是通往社會主義國家的基石。—列寧

  =========================

  特朗普上周五表示,他的政府正準備出臺一項行政命令,以降低美國的藥品價格,使其成為全球最低。

  這則消息一發布,深受高藥價危害的諸多國家人民再一次高呼美國才是人類文明的燈塔。

  結果特朗普還沒好好裝兩天逼呢,美國一位聯邦法官昨天表示,特朗普政府要求處方藥制造商必須在電視廣告中披露藥品價格,這超出了其法律權限。

  緊接著,華盛頓特區聯邦地方法院法官阿密特·梅塔推翻了特朗普政府原定周二生效的這一規定,也就是,特朗普的醫改法案又一次失敗了。

  雖然早在這之前,特朗普就要求制藥公司透明藥價,而遭到企業的起訴,但原本今天生效的醫改法案,卻突然被再次推翻,無疑會為特朗普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蒙上一層陰影。

  =========

  - 01 - 美國醫改往事

  美國人民看不起病的情況,其實比中國更為嚴重。

  在美國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即便有醫保的人,也絕不能掉以輕心,國內收費不過幾百元的胃鏡,放在北美就是幾千美元,即便扣除醫保報銷之后,個人依然要繳納九百美元之多。

  還是在美國,叫救護車一千美元起步,逆向民族主義者常常拿美國的急救醫療直升機說事,貶低我國醫療救助體系的落后,然而那些逆向民族主義者,他們不會告訴你的是,打電話叫醫療直升機,雖然拉風的要死,但事后,卻會收到一張四萬美元起步的天價賬單。

  就在2018年的七月,美國馬薩諸塞州一名女子腿被卡在地鐵列車與站臺之間的縫隙中,她的第一反應竟是哭著懇求周圍路人不要叫救護車,因為叫救護車需要3000美元,她付不起。

  在這個世界上,一切皆有代價。

  根據《美國醫學協會期刊》公布的研究數據,截至2013年,美國的醫療花費總額達到2.1萬億美元。研究人員說,這一數字目前可能已經飆升至超過3.2萬億美元,相當于美國經濟總量的18%。

  盡管支出上升,美國人的預期壽命卻止步不前,平均為79歲,而世界平均預期壽命已經達到83歲。

  而且美國是唯一一個財富與預期壽命有關的國家。一項研究發現,美國最富有的1%人群平均壽命比最貧窮的1%人多出15歲。

  道德衰亡,誠亡國滅種之根基。 —— 章炳麟

  這完全詮釋了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一切以利益至上,即使政府都是在為金錢服務。

  在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時候,有美國經濟學家發表聲明提醒美國政府,與中國的貿易戰會影響美國經濟,如果失去中國廉價物資的供應,不用等和中國的貿易大戰決出勝負,醫療保險就會先把美國政府拖垮。

  關于醫療保障的問題,一直是美國人民的一塊心病,甚至有社會學家預言,醫療保障的不公平,將使未來美國國內會因此發生革命,最終致使美國分裂。

  對這種勢如水火的醫療問題,美國政府也洞若觀火,一直在努力做著補救。

  杜魯門任職期間,四次向國會發表關于建立全民醫療體系的演講,號召為美國提供“人人都能負擔”的醫療,這激起了美國醫生群體的激烈反抗,他們宣稱,杜魯門的計劃是徹底的“社會主義化”,美國醫療協會在1948年12月的《美國醫學協會雜志》發表措辭強硬的社論:“全民健康保險……體現了一切政治控制的罪惡,違背了美國的傳統,是走向全面國家社會主義的危險信號。美國醫學協會堅決拒絕這樣的計劃。”在泛政治化的浪潮下,杜魯門的改革計劃最終不了了之。美國醫療協會卻底氣越來越足,一次次阻擋建立全民醫療保險體系。

  約翰遜任期內,致力于改善民生,被美國人稱為“衛生和教育總統”,但他依然沒有戰勝美國醫療協會和中小企業主的利益團體,建成全國統一的醫療保障體系。而只是建立了一個折中的老年和窮人醫療保險。這種分割的體系,對美國人造成了很不好的激勵,許多在年輕時看不起病的人,只好等到65歲之后再去享受醫保,有研究表明這會導致“小病拖成大病”。

  然而到90年代初期,美國依然有近4000萬在65歲以下的居民沒有任何形式的醫療保險,而美國的全國衛生費用則以幾何速度上漲,1992年即占全美GDP的14%之多,個人平均醫療費用大大超出其他發達國家,甚至達到原西德的2倍、英國的3倍。

  1993年,克林頓成功上臺的重要籌碼之一,便在于其在競選中向全美選民所承諾的,為所有美國人提供真正意義的健康保險。1993年2月17日,克林頓在上任伊始發表國情咨文,計劃在四年內由政府投入1750億美元,為美國當時尚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的3700萬人提供政府醫療保險,并向醫療領域引入“有管理的競爭”,加強對成本的控制。然而,改革依然從開始之初,就受到共和黨和利益集團的強烈反對。

  希拉里一上任主管醫改,克林頓政府便遭到來自保險業組織的指控。而他們更有分量的攻擊方式,則是指責政府全民醫療保險將導致的巨大財政壓力——與今天對于奧巴馬醫改的批評如出一轍。

  1993年9月22日,克林頓正式向國會發表演講,提出控制醫療成本。不論是醫生、保險業主還是雇主,都極不情愿為這樣的計劃買單。改革計劃出臺之后短短數月,美國醫療協會、保險公司和小企業主聯盟等機構花費了數億美元進行宣傳,攻擊希拉里的“大政府、高稅收”是徹底“違背了美國中產階級的道德觀”。

  到了1994年夏季,共和黨的攻擊和利益集團的嘈雜達到白熱化,并大大催生了選民對醫療改革可能帶來的稅收負擔的擔憂,讓克林頓和希拉里的努力不得不付之東流。

  美國的醫療問題禍根深種,問題由來已久,但歷屆政府在龐大醫藥利益集團的游說下,對醫療領域改革始終是有心無力,只好把這個燙手山芋一直扔給下一任政府。

  美國政府拖的起,美國人民卻拖不起,近些年美國因病返貧的比例要遠遠高于中國,藥價貴,看不起藥,醫療預約手續繁瑣等問題,讓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利堅人民,竟然出現了中產階級生病都不敢去醫藥,只能祈求上帝的尷尬程度。

  到今天為止,美國區區三億人,竟然還有大概五千萬人的醫保覆蓋不全。中國已經為城市和農村的十四億人建立了大病醫保,美國這么強大的國家竟然連全民醫保都做不到。

  美國醫療領域改革勢在必行,誰能推行醫療領域改革,誰就將坐上總統的寶座,誰能解決醫療領域頑疾,誰就將成為最偉大的美國總統。

  就在美國醫療問題致使美國民怨沸騰,種族對立最嚴重的時候,迫于國內維穩的需求,美國利益集團推出了奧巴馬上臺,而奧巴馬的競選口號就是讓美國人民能看得起病。

  但無論是奧巴馬的《平價醫療法案》或者是特朗普的《美國醫療法案》,都只是和稀泥,根本沒有想過徹底解決美國醫療頑疾。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指出,奧巴馬醫改雖然為2000萬底層民眾贏得醫保,但并沒有降低醫療費用的支出,而造成這一現象的根源就是,奧巴馬政府根本沒有膽子去動醫療利益集團的蛋糕。

  結果就是在奧巴馬醫改后期,醫療利益集團利用奧巴馬政策的漏洞,試圖借機清洗醫療市場。根據美國醫療保險協會中心的數據,在2018年,由于奧巴馬法案的實行,全美有47個縣沒有任何醫保產品提供商,全美40%的縣只有一家企業提供醫療保障服務。

  其他的企業呢?其他的企業都在奧巴馬推出醫改之后,被美國利益集團借機洗牌吞并,從而為了更好的壟斷市場。

  在醫療設備和藥品領域,美國醫藥公司在全球占據絕對的霸主地位,但奇怪的是,比美國窮的歐洲,同一種藥售價也只有美國一半,中國納入醫保的藥價才有美國的十分之一,如果算上幾乎白用的印度三哥,美國人民差點就要氣死,自己生產的藥,結果在本國賣的最貴。

  這是什么道理?美國人民開始認識到政府不干涉市場,才是最大的錯誤,任由醫藥集團壟斷市場,遲早有一天會把美國人民的血吸干的。

  這也是特朗普誓言要在任期內解決的事。他想通過剪全球其他市場的羊毛,來補貼美國國內醫療。也就是用政治和其他條件,容許美國醫藥企業在其他國家漲價,甚至不許印度再用仿制藥,從而讓美國醫藥集團獲得龐大利益,然后對美國本土藥價高抬貴手降降價…

  但特朗普在美國國內的醫改運動是完全失敗的,去年特朗普剛說完藥品降價,結果美國藥企紛紛上調藥價,美國人民喜迎三連漲,赤裸裸的打了川普的臉。

  對于特朗普在國內推出的《美國醫療法案》,柳葉刀列舉了全球衛生保障,循環醫學政策,生育政策等綜合因素之后,直接公開質疑特朗普的醫療改革,認為其會以悲劇收場。

  而美國國內也認為特朗普的醫改偏向于醫療利益集團,而非弱勢人群。

  醫療改革問題,一向與利益集團有關,這一點,即使是在國內都不例外。

  - 02 - 國內醫療領域的問題與改革

  社會主義醫療是通往社會主義國家的基石。—列寧

  在計劃經濟時代,醫療體系是由舉國之力背書,建設起了覆蓋整個中國城鄉居民,效率較高的公告衛生和醫療服務體系。

  在1949——1979年之間,我國居民人均壽命指標有了明顯的改善。而當時的醫療衛生費用來源于中央財政以及各級地方財政支持,與當時高度集中的經濟體制密切相關。

  建國初期,中央提出的新中國衛生工作方針中就給了醫療體系極其重要的定位——衛生工作要與群眾運動相結合,這種帶有政治動員性質的醫療體系建立,是醫療作為社會體制先進性的代表,免費醫療作為新中國政治合法性背書的深刻政治需求。

  而它對時代的發展影響的深遠程度,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想象。

  在改革開放之后,我們的全國目標重點變成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讓人民富裕起來成為了政治合法性的背書。醫療領域在改革開放之后,幾乎成了被忽視的領域。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經濟增長一直保持在7%,但醫療的政府支出,在2000年還沒有回復到改革初期0.85%的水平。政府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從改革初期的36%,下降到2000年的15%左右,也就是說政府每年在醫療衛生領域平均降低一個百分點,而全國醫療總費用增加的部分,是醫療市場化,老百姓掏腰包的原因。

  道德能幫助人類社會升到更高的水平,使人類社會擺脫勞動剝削制。 —— 列寧

  醫療體系在市場經濟下,由舉國體制變成了“劃分收支,分級包干”的辦法,這種大背景下中央拋開醫療體制這個大包袱,改革開放之后中國衛生事業費用支持主要來自地方財政預算,中央支持的比重很小。

  而隨著地方經濟發展差距的拉大,各個地區的醫療衛生水平也在不斷拉開差距。而且由于醫療體系會連累地方財政的“累退性”,造成了越是窮困,越是需要醫療支持的省份,政府的衛生支出下降越快。并且城鄉之間的衛生差距越來越大,曾活躍在各個農村地區的鄉衛生所,開始逐漸退出歷史舞臺,農村醫療成為被忽視的空白區域。

  90年代以后,在中國大部分地區,政府撥給公立醫院的事業費,不僅不夠支付醫務人員的基本工資,甚至連醫院的水電費都不夠。根據數據,1997年與1994年相比,城市衛生防疫站由46.2%下降為38.8,農村衛生防疫站由40.2%下降為34.8%。

  因此絕大多數的醫療事業單位,不得不通過各種創收活動來維持自己的運轉。其結果是整個醫療服務體系全面走上了商業化,市場化,醫療偏離了建國時的社會屬性方向,導致醫患矛盾不斷上升,越演越烈。

  而更嚴重的是,由于醫療體系的所屬權變動,長期被忽視,醫藥生產流通與監管體制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導致藥品的濫用和藥品價格的失控。

  改革開放之前,藥品的生產流通由化工部,商業部負責,藥品質量監管則由衛生部負責。1978年,原商業部領導的中國藥材公司,中國醫藥公司與化工部領導下的中國醫藥工業公司,衛生部領導的醫療器械工業公司河北,成立了國家醫藥管理總局,由衛生部代管。

  良心是一種根據道德準則來判斷自己的本能,它不只是一種能力;它是一種本能。—— 康德

  1982年更名為國家醫藥管理局,劃歸國家經貿委員會領導,在之后的幾次改革中,國家經貿委幾經撤銷合并,導致醫藥監管局的行政隸屬關系始終處于不穩定狀態,從而醫藥管理局行政職責的缺失和行政范圍的不明確。

  醫藥的質量管理雖然一直留在衛生部,1998年被劃歸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雖然醫藥監管機構還存在,但多年的變動導致政府對醫藥生產,醫療器械,醫藥企業的質量和行政管理缺失,監督實際上早已名存實亡。

  而關鍵的藥品生產許可證則在改革開放之后下方到各個省級政府,由省級政府自行規劃監督生產,但由于地方在資金和技術能力方面的限制,這也分散審批就導致藥品生產許可管理的放松,在發展本地經濟利益的驅使下,全國出現了幾千個藥廠,假藥劣藥防不勝防。

  醫藥全面市場化,更導致了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民眾由于經濟困難看不起病,導致因病返貧,家庭破裂,醫患矛盾,犯罪率上升等一系列明顯的矛盾。

  這種危機直到國內認識到國企破產,醫療改革對執政基礎的危害之嚴重,才得以結束。國內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減免農業稅,提升社會福利保障,自2003年之后,短短十年間建成了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城鎮居民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為基礎的全民醫保。

  而且原來計劃經濟內的三級醫藥生產系統被肢解為上千個醫藥企業,隸屬于不同級別的地方政府,這種企業經濟利益與地方政府利益的結合,不僅使醫藥監管形同虛設,而且也是導致醫藥領域亂象的根本原因。

  醫藥勢力是一股極其重要的力量。而它的發展演變在我國經歷了從共和國寵兒到乞兒,最后到在地方利益支持下,最終成為與地方政治糾纏不清的特殊利益集團。

  有朋友就曾認真的質疑過,在中國開餐廳都知道開連鎖,為什么北京上海那么多優質醫院不在全國開連鎖,從而做大做強?難道是他們沒有上進心嗎?

  其實不是,是因為地方利益集團的阻力。

  但醫療體制的逐利機制和地方的利益聯結仍未打破,所以至今醫療領域依舊存在嚴重的問題,在《我不是藥神》上映時,就有人說這部電影之所以能過審,是因為中央借助輿論壓力,要對地方控制下的各地醫療體系動刀,下手改革。

  其實這是早已注定的事情,比如在2011年就開始了福建三明市醫改,做為醫療改革的試點城市,試點4年多以來,三明市實現了放緩醫藥總費用增速、減輕患者負擔、降低藥品費用的 “三降低” 以及提升醫務人員薪酬、醫院收入結構優化、城鎮職工醫保基金扭虧為盈的 “三提升”。

  三明模式最根本的目標就是為了去除醫療體系中的逐利機制,包括取消以藥養醫,切斷醫生收入與藥物銷售的緊密聯系。

  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上所作的關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說明中:

  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職責,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整合,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

  這一直屬機構的主要職責則是:

  擬訂醫療保險、生育保險、醫療救助等醫療保障制度的政策、規劃、標準并組織實施,監督管理相關醫療保障基金,完善國家異地就醫管理和費用結算平臺,組織制定和調整藥品、醫療服務價格和收費標準,制定藥品和醫用耗材的招標采購政策并監督實施,監督管理納入醫保范圍內的醫療機構相關服務行為和醫療費用等。

  在2018年5月的最后一天,國家醫療保障局掛牌組建完畢,中央重新把醫療列為重點領域,開始了對醫療領域從地方收權,打破地方醫藥利益壟斷集團的戰爭,并大力推進社會主義全民醫保之路。

  - 03 - 公立醫院還是私立醫院

  縱觀中美醫療改革,就可以得出,在全民醫療保障領域,我們雖然也走過彎路,但到現在,我們的醫保覆蓋范圍,藥品和醫治價格,都遠比美國做的更好。

  在美國是政府不能干預市場,所以才任由美國醫療利益集團吸人民的血,甚至到今天連全民醫保都解決不了。

  對于中美醫療領域的優劣,有過研究的都應該能得出清晰的結論,但讓人意外的是,在這兩年的國內醫療領域,竟然鼓吹起了向美國學習,政府不該干預醫療,私人醫療系統更安全更有保障等言論…

  說實話如果從我個人來看,我是支持的,我愿意為更好的醫療,付出更多的費用。但是,作為一個中國人,從全國的角度來看,這么做就是在自毀長城。

  道德普遍地被認為是人類的最高目的,因此也是教育的最高目的。 —— 赫爾巴特

  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我們的體制要給底層群眾提供盡可能多的教育醫療等保障。在這種體制之下,幾塊錢就可以讓一個苦讀了多少年的大夫放棄周末甚至加夜班來給病人看病。

  而這種不符合市場規律的價格,必然會加大政府的負擔,我們又不是發達國家可以在全球剪羊毛來補貼國內。因此,而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在醫療中從有錢人的高額診治費中進行“轉移支付”,讓有錢人高溢價享受優質的治療,讓困難群眾享受到廉價的普惠醫療。

  因此反過來看,一旦愿意支付高溢價的富人帶著資本都去私立醫院,那么也將意味著未來公立醫院面對的都是需要補貼的困難群眾。這樣就會陷入一個死循環,公立醫院沒有錢,留不住好大夫,買不到先進設備,有錢人就更不會來消費……結果就是整個公立醫療體系的崩塌。

  對于公立系統的崩塌,美國富人喜聞樂見,他們可以花大錢從私立醫院聘請從公立醫院挖過來的私人醫生,而底層群眾卻倒霉了,不敢生病,沒保險的話根本治不起。

  所以,是否支持發展私立醫院,大家要看明白自己的屁股。

  窮人不要跟著富人的言論走,他們做的決定是基于自己的利益所考慮的,不是醫療利益集團說什么都是真理名言,值得我們去跟隨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8-24 03:51 , Processed in 0.107319 second(s), 15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配資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方言91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华东五市东方6加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