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參考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205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姚堯:精讀《資治通鑒》 第53集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8-5 16:35:0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原文】八月,漢王引兵從故道出,襲雍,雍王章邯迎擊漢陳倉。雍兵敗,還走;止,戰好畤,又敗,走廢丘。漢王遂定雍地,東至咸陽,引兵圍雍王于廢丘,而遣諸將略地。塞王欣、翟王翳皆降,以其地為渭南、河上、上郡。

  【白話】八月,漢王劉邦領兵從故道出,襲擊雍國。雍王章邯在陳倉(今陜西寶雞市陳倉區)迎擊漢軍,兵敗,逃走。逃至好畤(今陜西乾縣東)停下來,與漢軍交戰,再次被擊敗,逃往廢丘。劉邦遂得以平定雍地,向東進入咸陽,領兵將章邯圍困于廢丘,并派諸將四處略地。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皆投降,劉邦將其領地設置為渭南郡、河上郡和上郡。

  【姚論】

  對于韓信還定三秦的軍事行動,世人似乎并不陌生,都知道有個成語叫作“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其實,這八個字并非出自正史,而是出自元代的戲曲。在尚仲賢的《氣英布》第一折中,劉邦唱道:“孤家用韓信之計,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攻完三秦,劫取五國。”這應該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一詞的最初來源。在無名氏的《暗度陳倉》第二折中,韓信唱道:“著樊噲明修棧道,俺可暗度陳倉古道。這楚兵不知是智,必然排兵在棧道守把。俺往陳倉古道抄截,殺他個措手不及也。”這就把過程演繹得更加詳細了,明修棧道的是樊噲,暗度陳倉的是韓信,當今許多嚴肅的戰爭史書籍也居然就采用這種說法。可惜的是,上述文字都源自于戲劇而非史書,更何況劇本的寫作還存在極其明顯的硬傷。在秦嶺那一邊把守關隘的,明明是章邯等率領的秦兵,韓信又怎么會說“這楚兵不知是智”呢?其實,史書對于韓信還定三秦的記載是非常簡略的,《史記·淮陰侯列傳》的記載是:“八月,漢王舉兵東出陳倉,定三秦。”《史記·高祖本紀》的記載是:“八月,漢王用韓信之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邯迎擊漢陳倉,雍兵敗,還走。”由此可見,韓信的確是從陳倉故道攻入關中,可是除此之外,還有哪些部隊做配合,有沒有派人修棧道,我們均不得而知,只能是繼續從浩如煙海的史籍中尋找蛛絲馬跡,然后輔之以合理的推測。

  要從漢中進入關中,就必須穿越險峻難行的秦嶺山脈。秦漢之際,主要有五條山路可以走,從東到西分別是子午道、儻駱道、褒斜道、陳倉道和祁山道,分別介紹如下:

  子午道:因途中有一段正南正北走向而得名(古時稱北方為子,稱南方為午)。具體路線是從南鄭出發,先沿漢水向東抵達今陜西石泉,之后向北穿過秦嶺,從杜縣的子午谷口(今陜西西安市長安區子午鎮)出,杜縣再向北即是咸陽。當初劉邦進入漢中,走的就是子午道,之后采納張良的建議,將來時的棧道全部燒毀,這樣一來可以防止諸侯偷襲,二來可以向項羽表示自己沒有東還之意,當韓信準備反攻漢中時,子午谷當然是備選的路線之一,此亦后人得以演繹“明修棧道”的由來。

  儻駱道:因途中經過儻水河谷和駱谷而得名。具體路線是從南鄭出發,先沿漢水向東抵達今陜西洋縣,之后從洋縣的儻水河谷向北穿越秦嶺,從今陜西周至的駱谷口出。這是從漢中進入關中的最短路程,也是最險峻的道路,秦漢時未曾見于史料,至三國時才逐漸被用于軍事用途,故韓信反攻關中時不太可能走這條路。

  褒斜道:因途中經過褒水河谷和斜水河谷而得名。具體路線是從南鄭西北的褒中(今陜西漢中市漢臺區褒河鎮)進入褒水河谷,之后向北穿越秦嶺,從郿縣(今陜西眉縣)的斜水谷口出。褒斜道是由秦昭襄王所開,在韓信反攻關中時可作為備選的路線之一。

  陳倉道:因出口在陳倉而得名。具體路線是從南鄭出發,先沿沔水(miǎn,漢水源頭)向西抵達沔陽(今陜西勉縣),之后北上經由今陜西略陽、今甘肅徽縣、今陜西鳳縣穿越秦嶺,從故道(今陜西寶雞南)出,再向北即是陳倉,這也是韓信反攻關中時可作為備選的路線之一。

  祁山道:因途中經過祁山而得名。具體路線是從南鄭出發先抵達今陜西略陽,之后沿著西漢水繼續向西北方向抵達下辨(今甘肅成縣西北)、西縣(今甘肅禮縣東北)、上邽(guī,今甘肅天水),然后向東翻越隴山抵達汧縣(qiān,今陜西隴縣),然后順汧水南下可抵達雍縣、陳倉,再從陳倉順渭水向東即是郿縣、廢丘、咸陽,這也是韓信反攻關中時可作為備選的路線之一。
  由此可見,韓信反攻關中主要有子午道、褒斜道、陳倉道和祁山道四條路可以選擇,史書只是明確記載韓信出陳倉道,卻沒有說清楚他究竟是以何種方式出陳倉道的。不過,在《三國志·蜀書·魏延傳》中,卻透露了一條非常重要的信息:“延每隨亮出,輒欲請兵萬人,與亮異道會于潼關,如韓信故事,亮制而不許。延常謂亮為怯,嘆恨己才用之不盡。”在這里,魏延明確提到應該按照“韓信故事”來伐魏,可惜遭到諸葛亮拒絕。那么,什么才是“韓信故事”呢?是出陳倉道嗎?答案是否定的。

  228年冬,諸葛亮率蜀軍出陳倉道,次年春,圍攻陳倉。據《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記載:“(建興六年)冬,亮復出散關,圍陳倉,曹真拒之,亮糧盡而還。”《三國志·魏書·曹真傳》則記載:“(曹)真以亮懲于祁山,后必出陳倉,乃使將軍郝昭、王生守陳倉,治其城。明年春,亮果圍陳倉,已有備而不能克。”可見,正是由于魏軍主帥曹真事先有所準備,所以諸葛亮久攻不下,只得在糧盡后撤兵。由此我們可以得到兩個結論:第一,諸葛亮是曾經率軍出陳倉道的,故而這絕不會是魏延念茲在茲的“韓信故事”。第二,陳倉的城防十分堅固,若非形成優勢兵力或突然襲擊,則大軍即便出了陳倉道,也拿不下陳倉城。找不到立足之地,就只能沿原路返回。

  裴松之在為《三國志》作注時,在《魏延傳》的上述記載之后又引用《魏略》中的一段記載:

  魏略曰:夏侯楙為安西將軍,鎮長安,亮於南鄭與群下計議,延曰:“聞夏侯楙少,主婿也,怯而無謀。今假延精兵五千,負糧五千,直從褒中出,循秦嶺而東,當子午而北,不過十日可到長安。楙聞延奄至,必乘船逃走。長安中惟有御史、京兆太守耳,橫門邸閣與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東方相合聚,尚二十許日,而公從斜谷來,必足以達。如此,則一舉而咸陽以西可定矣。” 亮以為此縣危,不如安從坦道,可以平取隴右,十全必克而無虞,故不用延計。

  根據《魏略》的記載可知,魏延的策略是自己率領一支精兵從子午谷進入關中,諸葛亮率領主力從褒斜谷進入關中,以達到攻敵不備的奇效。《孫子兵法》上說:“以正合,以奇勝”,可惜諸葛亮不懂得“以奇勝”的道理,他所有的軍事戰略,無論是出陳倉道,還是出祁山道,都已在廟算時就為敵人掌握。是以雖多次北伐,但終究難有尺寸之功。魏延的軍事戰略是合乎兵法的,可惜被諸葛亮認為是太過冒險,堅持要走十拿九穩而又無后顧之憂的祁山道,遂使得魏延“常謂亮為怯,嘆恨己才用之不盡。”由此我們可以得知,魏延所謂的“如韓信故事”,并不是指非要像韓信當年那樣出陳倉道,而是在北伐時必須要“以正合,以奇勝”,必須要“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以達到“攻其不備,出其不意”的效果。確立了這個戰略,我們就可以把散落在《史記》諸將列傳中的信息串起來了。

  《史記·樊酈滕灌列傳》上記載:“(樊噲)還定三秦,別擊西丞白水北,雍輕車騎于雍南,破之。從攻雍、斄城,先登擊章平軍好畤,攻城,先登陷陣,斬縣令丞各一人,首十一級,虜二十人,遷郎中騎將。從擊秦車騎壤東,卻敵,遷為將軍。攻趙賁,下郿、槐里、柳中、咸陽;灌廢丘,最。至櫟陽,賜食邑杜之樊鄉。”由此可知,樊噲曾經在白水北攻擊過西縣的縣丞,在雍縣的南面攻擊過雍王的輕車騎兵,之后與其他路線的漢軍會師,一同攻擊雍縣、斄城(tái,今陜西武功西南)。西縣地處祁山之東,故而樊噲軍走的就是祁山道。

  《史記·樊酈滕灌列傳》上記載:“(灌嬰)從還定三秦,下櫟陽,降塞王。還圍章邯于廢丘,未拔。”由此可知,灌嬰還定三秦時是先攻克櫟陽,再回師廢丘圍攻章邯。韓信主力出陳倉道后,章邯率雍軍從都城廢丘趕來救援。無論陳倉道的出口故道、褒斜道的出口郿縣,還是儻駱道的出口駱谷口,均位于廢丘的西面。也就是說,如果灌嬰軍是從這三條路中的一條出關中,則攻打櫟陽時勢必會途經廢丘,與章邯援軍在途中相遇,這顯然是不合理的。因此,灌嬰軍出關中所走的只可能是出口位于廢丘以東杜縣的子午道。

  《史記·曹相國世家》上記載:“”(曹參)從還定三秦,初攻下辨、故道、雍、斄。擊章平軍於好畤南,破之,圍好畤,取壤鄉。擊三秦軍壤東及高櫟,破之。”由此可知,曹參出關中時曾經攻擊過的路線包括下辨、故道、雍縣和斄城。下辨是位于祁山道上,而故道是陳倉道的出口。可見,曹參軍先是經略陽、下辨走祁山道,之后又折回到略陽走陳倉道出關中。

  綜合以上分析,我們可以推測出韓信反攻關中的軍事部署大概是這樣的:

  一、以灌嬰軍出子午道,造成漢軍主力將由東面的子午谷進入關中的聲勢,以吸引章邯軍的防守力量。

  二、以曹參軍和樊噲軍出祁山道,造成漢軍主力將由西面翻越隴山進入關中的聲勢,以吸引章邯軍的防守力量。

  三、在東西兩側吸引住章邯的防守力量后,韓信主力經由陳倉道進入關中,同時調曹參軍從祁山道返回,亦由陳倉道進入關中,對陳倉發動突然襲擊。

  前文提到,諸葛亮之所以出陳倉道而未能攻占陳倉,是因為曹真事先有所防備。可是我們再來看韓信的用兵,他以灌嬰出子午道,是按住了章邯的左手;以樊噲出祁山道,是按住了章邯的右手,為了進一步迷惑章邯,韓信甚至還讓漢軍中的第一驍將曹參攻擊下辨,以造成漢軍主力將走祁山道的假象。久經戰陣的章邯不是不通兵法,不是不懂得聲東擊西的道理,恰恰相反,章邯正是自以為識破了韓信聲東(灌嬰)擊西(曹參、樊噲)的計策,所以才在東西兩側均實施重點防御,卻不料韓信的戰略正是要將章邯的主力引誘至東西兩側,然后再親率漢軍主力出陳倉道,之后又調來曹參軍,對章邯實施中央突破。章邯既已猜錯韓信的出兵路線,遂在慌亂中趕緊收回左右手以守衛心腹。于是,樊噲軍得以順利翻越隴山,之后順汧水南下以加入陳倉戰場,灌嬰軍則得以出子午谷進入關中,之后乘虛占領塞國的都城櫟陽,遂使得整個章邯軍陷入首尾難顧、進退失據的不利局面。《孫子兵法·軍形篇》上說:“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意思是說:善于防守的人,能將自己的實力隱蔽就像是藏于深不可測的地下;善于進攻的人,在出動自己的兵力時就像從天而降一般迅速。所以能夠保全自己并最終取得完勝。韓信將章邯的兵力全部調集至左右兩側,再使得自己的主力如從天而降一般暗度陳倉,其間的勝敗也就不言而喻了。

  【原文】令將軍薛歐、王吸出武關,因王陵兵以迎太公、呂后。項王聞之,發兵距之陽夏,不得前。

  【白話】劉邦命將軍薛歐、王吸領兵出武關,會同王陵的軍隊前往迎接太公和呂后。項羽聞訊,派兵到陽夏(今河南太康)阻攔,使得漢軍無法繼續前行。

  【姚論】

  劉邦既已決心反楚,便立刻派人前往楚地,接回自己的父親妻兒,由此我們亦可發現項羽分封時的又一個漏洞,那就是劉邦軍中士兵的家眷問題。項羽既然自己想要富貴還鄉,也明白楚軍將士都想富貴還鄉,那為什么不考慮劉邦軍的心理呢?當三萬泗碭薛集團和數萬諸侯子都被困于巴蜀漢中,與家人天各一方時,項羽還怎么敢相信他們會一輩子不打算東還呢?或許項羽當初有將劉邦軍的家眷留在楚地作為人質的念頭,可這只會加深劉邦軍打回老家去的思鄉之情,卻不可能對項羽有任何實質意義上的作用。為項羽計,當初還不如將這些家眷全部送往巴蜀,這樣既給劉邦軍做了人情,又能消磨劉邦軍的士氣和進取心。

  【原文】王陵者,沛人也,先聚黨數千人,居南陽,至是始以兵屬漢。項王取陵母置軍中,陵使至,則東鄉坐陵母,欲以招陵。陵母私送使者,泣曰:“愿為老妾語陵:善事漢王,漢王長者,終得天下;毋以老妾故持二心。妾以死送使者!”遂伏劍而死。項王怒,烹陵母。

  【白話】王陵是沛縣人,早先曾聚集黨徒數千人,居住在南陽,到此時才率領本部兵馬歸漢。項羽將王陵的母親抓來,安置在軍中,當王陵的使者到來后,項羽就讓王陵的母親東向而坐,以示尊敬,希望借此來招降王陵。王陵的母親私下為使者送行,流淚道:“希望您替我對王陵說:‘好好侍奉漢王,漢王是寬厚長者,終將取得天下,千萬不要因為我的緣故而對漢王懷有二心。我將以死來送使者您回去!’”于是伏劍自殺。項羽大怒,將王陵母親的尸體拿去烹煮。

  【姚論】

  《史記·陳丞相世家》上記載:“王陵者,故沛人,始為縣豪,高祖微時,兄事陵。陵少文,任氣,好直言。及高祖起沛,入至咸陽,陵亦自聚黨數千人,居南陽,不肯從沛公。及漢王之還攻項籍,陵乃以兵屬漢。……項王怒,烹陵母。陵卒從漢王定天下。以善雍齒,雍齒,高帝之仇,而陵本無意從高帝,以故晚封,為安國侯。”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王陵與劉邦本是沛縣同鄉,而且起點比劉邦要高得多。王陵是縣里的豪強,而劉邦只是泗水亭的亭長,所以劉邦拜王陵為大哥。陳勝起義后,劉邦在沛縣聚集三千人,王陵同樣也在南陽聚集了幾千人。后來,劉邦因雍齒叛變,不得不輾轉投奔景駒、項梁,而雍齒正是王陵的好朋友。正是由于這些過往的心結,所以當劉邦經南陽郡入武關時,王陵軍并未追隨,他心里對劉邦是不服氣的。直到劉邦用韓信之計還定三秦,這才令王陵刮目相看,愿意出兵協助劉邦接回父親妻兒。不過,王陵是否真的決意忠心輔佐劉邦,這仍是未知之數,亦是項羽試圖用其母招降的原因所在。項羽沒有想到的是,王陵的母親竟然會以死來斷絕王陵的后顧之憂,但即便如此,只要項羽將王陵的母親厚葬,或者其尸體以隆重的禮儀送還,則王陵未見得就會憎恨項羽。然而,項羽再次展現了他低得不能再低的情商,他竟然將王陵母親的尸體拿去烹煮。如此喪心病狂的泄憤之舉,除了將王陵徹底逼到自己的對立面,死心塌地追隨劉邦以報此不共戴天之仇,還會有第二種結果嗎?與此相對照的,是曹操在收降荊州時擊敗劉備軍,俘虜了劉備謀士徐庶的母親,徐庶得知消息后辭別劉備,投奔曹操。此事在《三國演義》中被渲染成徐庶母親因羞見徐庶而自盡,徐庶則發誓終身不為曹操獻一謀。但不管是正史記載,還是小說演繹,徐庶都終究未曾主動陷害曹操,后人亦不認為徐庶的作法有何不妥之處,蓋因曹操并無失德之舉,徐庶也就不必非得與其作對了。兩相比較之下,項羽與曹操的差距又何止以道里計。

  【原文】項王以故吳令鄭昌為韓王,以距漢。

  【白話】項羽封曾經的吳縣縣令鄭昌為韓王,以抵抗漢軍。

  【原文】張良遺項王書曰:“漢王失職,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東。”又以齊、梁反書遺項王曰:“齊欲與趙并滅楚。”項王以此故無西意,而北擊齊。

  【白話】張良給項羽寫信道:“漢王失去應封的爵位,所以想要得到關中,一旦得到依懷王之約本應封給他的關中,他就會停止進攻,不敢再向東了。”同時又將齊國田榮、魏國彭越的反楚文書寄給項羽,道:“齊國打算與趙國聯合滅掉楚國。”項羽因此無意西進攻打關中,而是北伐攻打齊國。

  【原文】燕王廣不肯之遼東,臧荼擊殺之,并其地。

  【白話】燕王韓廣不肯前往無終去當遼東王,臧荼率軍將其擊殺,兼并其遼東國的封地。

  【原文】是歲,以內史沛周苛為御史大夫。

  【白話】這一年,漢王任用內史、沛縣人周苛為御史大夫。

  【原文】項王使趣義帝行,其群臣、左右稍稍叛之。

  【白話】項羽派使者催促義帝立刻成行,義帝的群臣和近侍中逐漸有人背叛離開。

公元前205年 丙申
漢高帝 二年

  【原文】冬,十月,項王密使九江、衡山、臨江王擊義帝,殺之江中。

  【白話】冬季,十月,項羽密令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攻擊義帝,將其殺死于江中。

  【姚論】

  關于義帝被殺之事,《史記》中有多處記載。《項羽本紀》記作:“(項羽)趣義帝行,其群臣稍稍背叛之,乃陰令衡山、臨江王擊殺之江中。”《黥布列傳》記作:“項氏立懷王為義帝,徙都長沙,乃陰令九江王布等行擊之。其八月,布使將擊義帝,追殺之郴縣。”《秦楚之際月表》記作:“十月,項羽滅義帝。”按照《項羽本紀》的記載,受命擊殺義帝的是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擊殺地點是在江中。按照《黥布列傳》的記載,受命擊殺義帝的是九江王英布,受命擊殺的時間是在八月,實施擊殺的是英布手下的將領,擊殺地點是在郴縣。按照《秦楚之際月表》的記載,義帝被擊殺的時間是在十月。

  如果《史記》各章記載皆無誤的話,那么事情的前后經過應該是這樣的:項羽四月從戲下撤兵回到彭城,逼迫義帝前去郴縣。義帝及其左右最初是拒不從命的,可最終胳膊扭不過大腿,只好離開彭城。當義帝一行乘船沿長江西進時,項羽下令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吳芮和臨江王共敖將其擊殺于江中,但三王都借故推脫,不肯執行命令。八月,義帝已經抵達郴縣,項羽命令英布去追殺義帝。英布因在不肯派兵增援項羽伐齊一事上已經得罪過項羽,不敢在追殺義帝之事上再次得罪項羽,故而派部將追至郴縣將義帝殺死,殺死義帝的時間是在前205年的十月。

  項羽之所以對義帝動了殺機,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除了自懷王之約以來結下的長期仇怨外,也害怕他被別人供奉起來作為政治旗號。義帝離開彭城時,身邊就有不少故楚高層追隨。等到前206 年八月,田榮、彭越、陳余、劉邦等諸侯相繼公開反楚,特別是劉邦已經翻越秦嶺而占據整個關中,倘若他再把義帝接過去,那問題就嚴重了。項羽自己不愿意打義帝這面政治旗幟,卻也不希望這面旗幟被別人拿去利用,于是索性將它燒掉。姚堯在此前的文章中一直強調,項羽應該“奉義帝而都陳縣”,如今他居然殺死義帝,結果給劉邦留下了口實,竟然以此為由號召天下諸侯,糾集出六十多萬大軍。項羽的意氣和短視,為自己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

  【原文】陳馀悉三縣兵,與齊兵共襲常山。常山王張耳敗,走漢①,謁漢王于廢丘,漢王厚遇之。陳馀迎趙王于代,復為趙王。趙王德陳馀,立以為代王。陳馀為趙王弱,國初定,不之國,留傅趙王,而使夏說以相國守代。

  【白話】陳馀出動三縣的全部兵力,聯合齊軍共同襲擊常山。常山王張耳兵敗,逃奔漢國,在廢丘拜見漢王劉邦。劉邦對他非常厚待。陳馀前往代國迎回原趙王趙歇,恢復其趙王之位。趙歇感戴陳馀的恩德,立他為趙王。陳馀考慮到趙王的力量尚弱,國內局勢又是剛剛穩定,遂不前往自己的封國,而是留下來輔佐趙王,派夏說以相國的身份鎮守代國。

  【姚注】①《史記·張耳陳馀列傳》上記載:“張耳敗走,念諸侯無可歸者,曰:‘漢王與我有舊故,而項羽又彊,立我,我欲之楚。’甘公曰:‘漢王之入關,五星聚東井。東井者,秦分也。先至必霸。楚雖強,后必屬漢。’故耳走漢。”由此可見,張耳兵敗后原本是打算投奔立其為常山王的項羽,但在謀士甘公的建議下改投劉邦,而改投劉邦的原因竟是劉邦占據關中,日后必定能統一天下!從此前的王陵歸附,到現在的張耳投奔,再再都顯示了還定三秦對于劉邦的重要意義。

  【原文】張良自韓間行歸漢,漢王以為成信侯。良多病,未嘗特將,常為畫策臣,時時從漢王。

  【白話】張良從韓地走小路歸漢,劉邦封其為成信侯。張良體弱多病,未曾單獨領兵打仗,而是經常作為籌劃策略的謀臣,時常跟隨在劉邦身邊。

  【姚論】

  《史記·項羽本紀》上記載:“韓王成無軍功,項王不使之國,與俱至彭城,廢以為侯,已又殺之。……是時,漢還定三秦。項羽聞漢王皆已并關中,且東,齊、趙叛之,大怒。乃以故吳令鄭昌為韓王,以距漢。令蕭公角等擊彭越。彭越敗蕭公角等。漢使張良徇韓,乃遺項王書曰:‘漢王失職,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東。’又以齊、梁反書遺項王曰:‘齊欲與趙并滅楚。’楚以此故無西意,而北擊齊。”

  《史記·留侯世家》上記載:“良至韓,韓王成以良從漢王故,項王不遣成之國,從與俱東。良說項王曰:‘漢王燒絕棧道,無還心矣。’乃以齊王田榮反書告項王。項王以此無西憂漢心,而發兵北擊齊。項王竟不肯遣韓王,乃以為侯,又殺之彭城。良亡,間行歸漢王,漢王亦已還定三秦矣。復以良為成信侯,從東擊楚。”

  可以看到,《項羽本紀》和《留侯世家》所記載的事件基本上是一致的,可在時間順序上卻存在偏差。按照《高祖本紀》的記載,時間順序大致是這樣的:先有劉邦還定三秦,揮師東進,接著項羽兵分兩路,一路以鄭昌為韓王,抵擋劉邦;一路命蕭公角攻擊彭越。此時,張良已離開彭城,逃歸漢國,正奉劉邦之命攻占韓地,遂給項羽寄去兩封信,一封是說劉邦只想占領關中,不敢動向;一封是齊、趙有意聯合滅楚。項羽看到張良寄來的這兩封信后,遂放棄西征劉邦,而專心北伐齊國。

  可是按照《留侯世家》的記載,時間順序則是這樣的:先有張良因韓王成被項羽挾持至彭城,便也跟著到了彭城。在彭城期間,張良出示了齊王田榮的反書,但對于劉邦無意東歸,張良并不是寫信,而是當面說的,其理由也不是劉邦只想如約占領關中,而是因為劉邦燒毀了棧道。由于聽信了張良的說法,項羽遂“無西憂漢心,而發兵北擊齊”。又過了一段時間,項羽殺死韓王成,張良逃離彭城,抄小路投奔劉邦。當張良逃至關中時,劉邦已經還定三秦,遂封張良為成信侯,與他一起東征。

  在姚堯看來,《留侯世家》的記載更加貼合歷史真實,但《項羽本紀》的記載亦并非完全有誤。當時的歷史發展應該是這樣的:張良在送別劉邦后,因韓王成之故追隨至彭城,在彭城以劉邦燒毀棧道之事和田榮反書為由勸說項羽,項羽遂無西憂漢心,而發兵北擊齊。之后,劉邦還定三秦,項羽方知受騙,遂殺死韓王成,卻讓張良逃脫。張良歸漢后,再次給項羽寄去兩封信,一封是劉邦欲得關中,不敢東征,一封是齊、趙反書。項羽兩相權衡之下,再次決定舍西征漢而北伐齊。

  項羽殺死韓王成卻讓張良逃脫一事,再次暴露出項羽為發泄憤怒而慮事不周的性格缺陷。首先,韓王成在文武兩方面皆無大才,只是因為血統而受韓人擁戴,項羽將其軟禁在彭城即可,殺之又有何益?徒然增加韓人的敵對反抗情緒而已。其次,張良不遠千里來到彭城,就是為了能和韓王成共赴患難。項羽不殺韓王成則已,既殺韓王成,就必須連張良一起殺了,否則張良既有蓋世之才,又有錐心之痛,將來豈能不殫精竭慮地輔佐劉邦以消滅項羽?再次,張良孤身來到彭城,何以能夠脫離西楚,又何以能夠逃回關中,這里難道沒有人暗中相助嗎?項羽難道不需要查嗎?可惜的是,項羽的思維總是這樣簡單粗暴,遇到不喜歡的人就是殺,然后換個自己喜歡的人。項羽任命的新韓王名叫鄭昌,以前是吳縣縣令。吳縣,正是項梁、項羽最初起兵的地方,可知鄭昌必定是跟隨項氏多年的親信故舊。

  項羽沒有西征關中以討伐劉邦,后世多認為他是被張良的書信所騙,可實際上項羽自身也有其不得已之處。彭城到函谷關的直線距離約為580公里,而到齊楚邊界的最短距離(今山東棗莊)僅有約80公里。不難想象,一旦項羽勞師遠征關中,而劉邦憑借山河之險與其打成持久戰,則項羽軍后方隨時會面臨田榮、彭越、陳余等襲擾彭城的危險,后果將不堪設想。因此,無論項羽是否真的相信張良,在客觀上他都不具備西征關中的可能,只能是先消滅田榮,然后才能騰出手來對付劉邦。這再一次暴露出項羽定都彭城所帶來的危害,如果當初他是依照姚堯在“三條策略”中提出的“奉義帝而都陳縣”,那么局勢就絕對不會演化到如此窘境。

  我們知道,齊軍的戰斗力是遠遠無法與楚軍抗衡的,這從章邯在臨濟殺死田儋,在東阿圍攻田榮,卻在東阿為項梁擊敗,在巨鹿為項羽所敗中可以得到證明。田榮能夠快速統一齊地,既是因為他在齊國經營日久,也是因為他的對手田都、田安水平更差。可當田榮若想再進一步擊敗楚軍,在正面戰場是不會有任何成功機會的,除非是能乘虛而入。因此,如果項羽在當初分封時不是將彭城定為都城,而只是將其看作邊境重鎮,則齊國絕對不敢輕舉妄動。田榮既無奪天下之心,又無奪天下之才,只要能夠在齊國稱王就已經知足了,是以項羽應該對其取守勢,畢竟這只是纖芥之疾。劉邦既有奪天下之心,又有奪天下之才,是以項羽必須對其取攻勢,否則很快就會發展成心腹大患。《孫子兵法·軍形篇》說:“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余。”意思是,如果不能戰勝敵人,就采取守勢;如果可以戰勝敵人,就發動進攻。采取防守是因為我方兵力不足,而采取進攻是因為我方兵力有余。當項羽將都城定在彭城,這就注定了他在對劉邦采取攻勢時是力有未逮的,所以只能先對劉邦采取守勢而對田榮采取攻勢。可如果他是“奉義帝而都陳縣”,那局面就大不一樣了。

  首先,對于懷王之約,懷王才是最有解釋權的。只要項羽將義帝攥在手上,就總有辦法對懷王之約做出更有利于自己的解釋。懷王可以說,雖然劉邦率先平定關中,但關中不是靠劉邦一個人打下來的,如果沒有項羽在河北牽制住秦軍主力,如果章邯不是主動歸順,而是率領二十萬秦軍退回關中,那么劉邦還有可能進入關中嗎?因此,關中應該是項羽、劉邦、章邯共同打下來的,現在交由章邯和劉邦來平分,是完全正確的。這種說法,在外人看來或許有些強詞奪理,但只要是以懷王之尊提出,就能極大削弱劉邦的政治號召力。當初項羽派使者向懷王請示,懷王回答“如約”,那是因為懷王遠在千里之外的彭城。如果項羽將懷王遷至陳縣,身邊安插的都是自己的親信,那么懷王又怎敢違抗項羽的命令?即便是懷王拒不從命,項羽難道就不能矯詔嗎?現在劉邦反攻關中,打出的旗號是兌現懷王之約,說得理直氣壯,別的諸侯也無從反對。可如果項羽能夠奉義帝之詔,指責劉邦入侵關中是破壞懷王之約,則至少能在政治上扳回一城,可以名正言順地號召諸侯共同伐漢。

  其次,陳縣到函谷關的直線距離約為380公里,較彭城推進了200公里;而到齊楚邊界的最短距離(今山東棗莊)約為280公里,較彭城拉長了200公里。以陳縣作為都城,則項羽既不用擔心后方被田榮襲擾,又能夠極大縮短進攻補給線,使得出兵關中成為可能。章邯被圍廢丘是在前206年八月,兵敗自殺是在前205年五月,在缺乏外援的艱困環境下堅守孤城長達十個月之久,可知項羽若能及時率精兵來援,則收復關中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以秦嶺之道路崎嶇,劉邦進入關中固然十分困難,退出關中也同樣不易。若是項羽運籌得當,甚至還能與章邯里應外合,在關中重創劉邦軍。之后再回師東向,消滅陳余、彭越、田榮等叛軍豈非易如反掌?這些人合在一起都不是章邯的對手。

  再次,陳縣所處的陳郡位于秦、楚、韓三國的交界之處,項羽定都于此,便可就近對各諸侯形成震懾。向西,陳郡毗鄰潁川郡,足以就近監視韓王成的一舉一動,又何須將他裹挾至彭城后殺死,將張良徹底推向反對面?向南,陳郡毗鄰南楚三國,英布等又豈敢違命而不參戰,埋下日后反叛的禍根?甚至,若項羽定都于陳縣,則韓信都未必敢就這樣輕易地反攻關中,因為風險會變得非常大。

  可惜的是,由于項羽在定都時犯下極其嚴重的戰略錯誤,使得他在日后的楚漢戰爭中始終處于被動的窘境,無論在戰術上如何勤奮努力都無濟于事。

  【原文】漢王如陜,鎮撫關外父老。

  【白話】漢王抵達陜縣(今河南三門峽),安撫關外父老。

  【原文】河南王申陽降,置河南郡。

  【白話】河南王申陽投降,劉邦將其領地設置為河南郡。

  【姚論】河南王申陽原是張耳的寵臣,因在巨鹿之戰后率軍攻入韓國的三川郡,并在黃河南岸迎接項羽渡河南下,之后追隨項羽入關,故得以在天下分封時被項羽封為“河南王”,統領三川郡。項羽對申陽的封賞之恩不可謂不厚,可現在劉邦既有還定三秦之兵威,又有申陽之故主張耳出面游說,不由得申陽不立刻降漢。

  【原文】漢王以韓襄王孫信為韓太尉①,將兵略韓地。信急擊韓王昌于陽城,昌降。十一月,立信為韓王,常將韓兵從漢王。

  【白話】劉邦任命原韓襄王的孫子韓信為韓國太尉,領兵攻占韓地。韓信在陽城猛攻韓王鄭昌,迫使鄭昌投降。十一月,劉邦立韓信為韓王;韓王信經常率領韓國軍隊追隨劉邦。

  【姚注】這位韓信與大將軍韓信同名同姓,本是韓襄王庶出的孫子,韓成在潁川打游擊時的部將,后追隨劉邦、張良入關中,又追隨劉邦入漢中。還定三秦時,劉邦就答應封這位韓信為韓王,先任命他為韓太尉,帶兵去攻取韓國故地。鄭昌歸降后,劉邦正式任命韓信為韓王,史書上為將其與大將軍韓信區別,故稱其為“韓王信”。韓國的領土,本是由三川郡和潁川郡所構成。河南王申陽投降后,三川郡被改封為河南郡,潁川郡又由劉邦所封的韓王信統領。至此,原戰國七雄中韓國的領土已全部納入劉邦的勢力范圍。

  【原文】漢王還都櫟陽。

  【白話】漢王返回都城櫟陽。

  【原文】諸將拔隴西。

  【白話】諸將攻占隴西郡。

  【原文】春,正月,項王北至城陽。齊王榮將兵會戰,敗,走平原,平原民殺之。項王復立田假為齊王。遂北至北海,燒夷城郭、室屋,坑田榮降卒,系虜其老弱、婦女,所過多所殘滅。齊民相聚叛之。

  【白話】春季,正月,項羽北上抵達城陽(今山東菏澤東北)。齊王田榮領兵與楚軍會戰,兵敗后逃到平原(今山東平原),平原百姓將其殺死。項羽重新立田假為齊王。于是,項羽軍北進至北海一帶,焚燒鏟平齊國的城郭房屋,活埋田榮軍投降的士兵,擄掠齊國的老弱婦女,所經過的地方多遭殘害毀滅。齊國百姓因此相聚起來反叛項羽。

  【姚論】劉邦還定三秦后,項羽采取先齊后漢的戰略,于是從彭城出兵,率先攻擊濟陰(今山東定陶東南)的彭越。濟陰位于巨野澤附近,是彭越長期經營的老根據地,原屬于魏國東郡,在天下分封時東郡被劃入項羽的西楚國,向西即是齊國的濟北郡。田榮在得到彭越的幫助打下濟北郡后,派人賜給彭越將軍印,命他打回自己的大本營,從濟陰方向攻擊楚國,與齊國形成掎角之勢。項羽派蕭公角攻擊彭越,結果被彭越大敗。蕭公,即蕭縣縣令,春秋以來,楚制常將縣令稱為“公”,與劉邦的沛公類似。蕭縣,是彭城西邊的門戶,由此可知蕭公角深得項羽的信任。如今蕭公角被彭越打得大敗,是以項羽伐齊時首先就要擊敗彭越。

  在項羽主力的攻擊下,彭越于濟陰首戰敗退,向北撤至城陽,此時田榮亦率軍前來支援。項羽繼續北上攻擊城陽,再次擊敗田彭聯軍,彭越順勢向東潛入巨野澤蟄伏,田榮則一路向北撤至平原。對于田榮來說,最好的撤兵方向當然是返回都城臨淄,可是回臨淄需要東渡濟水,而項羽軍追擊太猛,根本就不給他渡河的時間,故而只好一路北撤。平原地處黃河渡口,當年項羽在安陽斬殺宋義后率楚軍救趙,走的路線就是從平原津西渡黃河。現在田榮撤到平原,當是有固守以待趙國陳余支援,實在不行就渡河投趙的打算。可沒想到的是,田榮撤入平原后,竟然被平原當地的軍民所殺。

  平原軍民殺死田榮,自然是有向項羽投誠之意,此時正值前205年十二月,劉邦才剛平定黃河以南的河南國和韓國,之后就回師關中,還沒來得及攻占黃河以北的西魏國和殷國。倘若項羽此時能夠一面安撫齊民,一面親率主力西進,則不但可以穩住河北的西魏國和殷國,而且還有機會奪回河南的河南國和韓國。先齊后漢,在戰略上雖然是敗筆,但如果真能按照既定戰略執行,局勢也還沒有糟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可惜的是,項羽再次犯下不可饒恕的戰略錯誤,他竟然舍棄西邊日益艱險的局勢于不顧,卻任由仇恨情緒的宣泄而對本已歸順的齊國軍民展開報復性屠殺,遂激起齊國百姓的全面反叛。

  【原文】漢將拔北地,虜雍王弟平。

  【白話】漢軍將領攻占北地郡,俘虜雍王章邯的弟弟章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大參考 |

GMT+8, 2019-8-27 02:55 , Processed in 0.112418 second(s), 16 queries .

外匯交易平臺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Powered by 大參考 X3.4 © 2011-2017 dacankao.com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配資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方言91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华东五市东方6加1开奖结果